民國都市里的摩登畫家——張光宇

藝拉罐artcan

2020-12-28 13:08:40

已關注

張光宇的48個表情

1929年夏,張光宇在上海家中

1900年,張光宇出生于江蘇無錫。他的家庭本是中醫世家,不過張光宇自小便對行醫沒有興趣。他最喜歡的事是跟著父親去看大戲,此外,跟著祖母學習剪紙,也成為了他人生的一大樂事。久而久之,便喜歡上了藝術。

十四歲那年,張光宇辭別父親,來到上海求學。住所附近有個演京劇的戲院,課余時間他經常去戲院串門,時間一長就愛上了京劇。那時京劇唱片上市需設計唱片封套,經人介紹,張光宇替唱片公司繪制唱片外套,掙錢貼補家用。他畫的封面便是名角表演身段和臉譜圖案。在上海讀完小學后,張光宇本想投考美術學校,此時碰巧認識了畫家張聿光,他是上海美專的校長兼上海“新舞臺”戲院置景主任。張光宇便拜他為師,張聿光留他在身邊,為舞臺畫布景,從這以后,他再沒有去美術學校學習。

1927年11月,張光宇在上海第八屆天馬會美術展覽會留念

學藝期間,張光宇結交到了許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,如葉淺予、黃文農、魯少飛、王敦慶等,他們經常聚會,切磋技藝。1926年,在張光宇的主導下,這些人成立了中國最早的漫畫團體——“漫畫會”,定期編輯出版《上海漫畫》周刊。

辦刊同時,張光宇還在上海英美煙草公司擔任廣告繪圖員。當時老上海主要流行的是“白錫包”“老刀牌”香煙,每包煙內夾送一張繪有京劇臉譜或古代故事的彩色畫片,名為“煙畫”,其中有許多幅出于張光宇的手筆。

1945年11月,張光宇在重慶《西游漫記》展覽會上

張光宇在煙草公司任職期間,正是國內軍閥混戰最為激烈的時刻,熱血的張光宇放棄了工作,打算用自己的筆來喚醒世人,拯救國家。1934年,張光宇和邵洵美、林語堂等人合作,成立了“時代圖書公司”,出版了《時代畫報》《時代漫畫》《論語》《時代電影》《萬象》等雜志,隨后又在1936年,以《上海漫畫》和《時代漫畫》兩個雜志的名義,舉辦了中國漫畫史上破天荒的“第一屆全國漫畫展覽會”。

1951年夏,張光宇在北京

1949年,張光宇攜全家來到北京,在中央美術學院實用美術系任教授;中央工藝美術學院成立后,他又到該校任教。教學之外,他畫漫畫、壁畫、水彩畫;他參與設計國徽,繪制郵票、進行書刊裝幀,設計服裝和家具式樣;他還搞過舞臺裝置、電影布景,甚至設計重大節日游行隊伍隊形;他擔任美術設計的動畫片《大鬧天宮》,在《西游漫記》基礎上又有發展,受到觀眾的極大喜愛,并贏得國際聲譽;他于20世紀50年代創作了《神筆馬良》《孔雀姑娘》《杜甫傳》等插畫,這些作品被譽為是中國現代插畫藝術最出色的、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作品。

1965年,張光宇因高血壓不幸去世。就這樣,張光宇被擱置在歷史中,而隨著時間的流逝,人們對他的記憶越來越模糊。

1957年,張光宇在煤渣胡同中央美院宿舍

2020年是張光宇先生誕辰120周年,由嘉德藝術中心主辦、張光宇藝術文獻中心支持、吳洪亮策展的“為了前方——張光宇藝術12燃”和相關系列活動即將拉開帷幕。展覽以他具體的藝術實踐為線索,分為“世界·生生”“48個表情”“情感·須知”“家居·東西”“民間情歌”“潑克·諷刺”“大地·星島”“西游漫記”“解放·建設”“神筆馬良”“大鬧天宮”“衣食住行”12個版塊,多維度地展現張光宇一生極其豐富而多樣的成就。

世界·生生

民國時期,上海連接著世界,在那個沒有手機電腦的時代,紙質印刷品曾是最具有普遍影響的大眾傳播媒介,人們通過書刊報紙了解世界,而張光宇就是為這些書刊報紙繪制世界圖景的人。從1918年開始,張光宇相繼給《世界畫報》《影戲雜志》《三日畫報》《上海畫報》《上海漫畫》《十日談》《時代漫畫》《萬象》《獨立漫畫》《十日雜志》、《潑克》等雜志、報紙、書刊畫過風格多樣的封面和插圖,這些圖像是摩登上海都市百態的一面面鏡子,并廣泛影響了后來的滬上漫畫家群體。獨具風格的封面裝幀及字體設計,開創一代新風。1936年,張光宇為《新詩庫》畫的全套封面畫,更是一組具有先鋒性的現代主義風格作品,與詩集堪稱珠聯璧合,也是他在書籍裝幀藝術上的代表作品。

1918年9月,《世界畫報》第2期封面

1934年1月,漫畫騎士,《時代漫畫》第1期封面

1933年9月,吞款圖,《十日談》第5期封面。

1930年2月,甜蜜的上海,《上海漫畫》第95期封面。(注:原刊封面年代標錯了)

48個表情

張光宇是不折不扣的攝影發燒友,民國期刊里不時刊載有他的攝影作品,1924年他與友人聯合發起中國美術攝影學會。三十年代他衣著舊式長袍,以自己的攝影肖像連排并置,無意間比安迪·沃霍的圖像并置早了二十多年,亦可謂當代社會社交媒體的表情包鼻祖。

連拍,1930年代

情感·須知

近代以來,風氣漸開,張光宇1920年代就畫過很多表現新女性的白描仕女圖,她們剪短發、畫人體、拍電影、聽留聲機……這些白描語言干凈,趣味濃厚,甚至啟發了當代新文人畫畫家的創作。1931年,邵洵美出版《小姐須知》,這本小書站在男性視角,以善意的姿態為情竇初開的少女寫下許多行為指南。張光宇為這本書設計了插圖、封面和版式,書中的繪畫簡潔靈動,其中一些圖式,影響一直延續到現在的時尚行業。

《小姐須知》二

《小姐須知》環襯

《小姐須知》四

1931年10月版,《小姐須知》 封面

家居·東西

約1930年前后,張光宇設計過一系列朱砂紅灑金家具,這個系列的家具既使用了西方現代設計的手法,又將中國傳統的工藝和樣式融入其中,其風格超越了單純維度的東方或西方的審美,被稱為“Moden Chinese”。此外,他還曾設計過系列燈具等各類家居用品。

辦公家具設計圖草圖 《近代工藝美術》 1932年

張光宇設計臺燈 《近代工藝美術》 1932年

朱紅灑金家具,約1930年

朱紅灑金家具室內實景 《萬象》 1934年

民間情歌

20世紀30年代,張光宇親自搜集整理出76首民間情歌,并為之繪制插圖,這套《民間情歌》純真、雋永,展現了鮮明的民間趣味和獨特的藝術性,而插圖傳達出真情實意的感染力,正如他在民間情歌集結出版的自序里所寫:“從別人的眼光看來,藏一點民間藝術算得了什么,多么的寒酸相,也配得上說“收藏”嗎?在我卻津津有味,認為是一種極好的寄托。我從這里面看出藝術的至性在真,裝飾得無可再裝飾便是拙。”

豆花開遍竹籬笆,蝴蝶翩翩到我家;妹似豆花哥似蝶,花原戀蝶蝶戀花。26×27.5cm,1930年代

這個世界要有錢,八十公公有人戀;有錢不怕八十歲,沒錢最怕兩同年。27.5×28.5cm,1930年代

郎君出門早早回,日出走來日入息;路上殘花莫要采,家中牡丹正在開。32×42cm,1930年代

月兒彎彎照九州,幾家歡樂幾家愁?幾家夫妻共衾眠,幾個飄落在外頭?39×36.5cm,1930年代

潑克·諷刺

漫畫是張光宇最精彩和最早被社會熟知的作品,他在《時代漫畫》創刊號畫的那幅封面,用墨水瓶、三角尺、鉛筆和橡皮等文具綴成戰士形象,象征漫畫家以筆墨為兵器突進,正如他自己所言:“漫畫是一幕嚴重(嚴肅)的喜劇”。他的漫畫創作,將中國的漫畫提到極高的藝術水準。他對中國漫畫事業的貢獻,遠遠超過了他的漫畫藝術本身的范圍。

《潑克》,1937年

除蠅圖,56×45cm,《十日談》第3期,1933年

三個漁翁,《十日雜志》第14期,1936年

希特勒和墨索里尼,《萬象》第1期,1934年

大地·星島

1937年“八一三事變”,張光宇到了香港,從事抗日宣傳工作,與香港同仁合作的《星島日報》成為出色的報紙。1940年他同徐遲、丁聰等一起到重慶,“皖南事變”后經仰光返香港。1941年冬香港淪陷,他攜家人逃往桂林,親歷“湘桂大撤退”,吃盡苦頭輾轉到了重慶。抗日戰爭勝利,垂死掙扎的王朝挑起內戰,媚外賣國,壓制民主。光復回滬的張光宇,在嚴重的政治壓力之下,又只得香港去養家活口,直到1949年全國解放,終于回到大陸。抗戰時期張光宇的漫畫,更加面對現實,向迫使他離鄉背井的侵略者和權威挑戰,他說:“這是一個漫畫時代!希特勒、墨索里尼的瘋狂相,畢竟倒在漫畫家的筆尖下,這一個時代,過去了嗎?沒有!……不過我們的筆尖,終能為你們寫下結局,而完成時代的使命。”

《耕耘》第1期,1940年4月

1940年8月,在香港繪制魯迅像。右起:張光宇、丁聰、謝謝、葉淺予、糜文煥、張正宇、郁風

關山四騎圖,27.8×38cm,“重慶八人漫畫展” 1945年

伊索新語:狐曰:“皮之不存,吾將為附?”,29×28cm,《華僑日報·漫畫周刊》 1947年

西游漫記

《西游漫記》是中國現代美術一部代表性的作品。張光宇于1945年夏秋,在“陪都”重慶,用三個多月的時間,完成一部諷刺性極強的彩色神話連續漫畫。內容主要是諷刺當時重慶反動的國民黨政府的黑暗統治。全部作品共六十幅,每幅均附文字說明。1945年冬、1946年春和1947年春分別以展覽的方式展出于重慶、成都和香港。在創作這部作品的同時,張光宇還繪制了一部稍簡化的《西游漫記》的黑白稿。《新西游漫記》創作于1954年,是《西游漫記》續集,本著“嬉笑怒罵皆成漫畫”的想法,這部續集著重描寫孫悟空與豬八戒再走西天路的故事,人物形象更卡通化。

西游漫記第七回,26×26cm,1945年

西游漫記第二回,26×26cm,1945年

西游漫記第五回,26×26cm1945年

西游漫記第四回,26×26cm,1945年

西游漫記第六回,26×26cm,1945年

解放·建設

1949年廣州解放,以張光宇為首的畫家們所畫的毛主席巨幅畫像,高懸在廣州愛群大廈上,這幅高九十英尺、寬三十英尺的《中國人民站起來了》像朝陽一樣照亮了這個南方都市。1949年后,張光宇除去擔任中央美術學院、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的公職,還參與一系列新中國的重大美術設計工程,如為新中國國徽的設計提出重要建議,參加“十大建筑”和其他建筑裝飾、郵票設計、圖案及廣告設計等,耗費了大量心力。

1949年10月25日,留港美術工作者在完成毛主席巨像后留影:作家于逢(前排左一)、梁朝佐(前排左三)關山月(前排右一),黃永玉(二排左一)、張光宇(二排左三)、黃茅(二排左四)、張正宇(二排左五)、廖冰兄(三排右一)、楊秋人(三排右二)、葉綠野(三排右三)、梁永泰(四排左一)、陽太陽(四排左三)、王琦(四排左四)、楊萬秋(四排左五),楊秋人舊藏

和平阿福,1945年

紀69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周年》,設計者:張光宇、邱陵、陳漢民、鐘靈、張仃、周令釗,1959年10月1日

全國民間美術工藝品展徽章草圖,1953年

新年隨筆 · 孫悟空西方除魔。《漫畫》第1期, 1957年

展廳陳設草圖,28×38cm,1950年代

神筆馬良

1954年《神筆馬良》作者洪汛濤,把這篇作品投給了《新觀察》雜志。雜志記者邀請張光宇先生為其配插圖。張先生非常喜歡這個故事,并于為中央美術學院收集教學素材途中,在紹興為他配了12張插圖,還編好了版面。1955年的《新觀察》第2期發表了6張。“人民美術”出版社看到了這些作品,決定請張光宇按他們提供的劇本畫成連環畫出版。張光宇答應并做了一些前期工作(畫好了三十八張草圖),后因劇本問題,出版社取消合同。張光宇覺得故事情節好,1955年他還寫信給當時主管電影的夏衍同志,建議將《神筆馬良》拍成動畫片。

神筆馬良八,35.5×27cm,1954年至1955年

神筆馬良六,35.5×27cm,1954年至1955年

神筆馬良三,35.5×27cm,1954年至1955年

神筆馬良一,35.5×27cm,1954年至1955年

大鬧天宮

張光宇擔任動畫片《大鬧天宮》的美術設計時,正是他教學和各項社會工作最繁忙的時期,也是他身體最勞累、病倒前不久。作為有擔當的美術家,他還是不辭辛苦,把畢生從事動漫實踐所取得的豐富經驗,都投注給了《大鬧天宮》的拍攝工作,設計出眾多人物造型和場景。1960年張光宇出差時看到《上影畫報》雜志刊載的“鬧片”宣傳圖畫,覺得“悟空戰二郎”的形象太忠實于他的設計原圖,特地寫了回信以說明。

張光宇曾做過大量的動漫藝術實踐,除彩色連環漫畫《西游漫記》和《新西游漫記》外,1946年至1947年在香港期間曾試拍黑白卡通短片《敲鐘男孩》,編寫《西游外記》劇本、《花果山》劇本,繪制黑白連環漫畫《朱八戒漫游香港記》等,其中《花果山》的劇本情節和《大鬧天宮》有極大的相似性。

1947年,《花果山》劇本封面

猴王飲酒圖,1960年

花果山水簾洞內景,1960年

李天王,1960年

龍王,1959年

哪吒,1959年

太上老君(李老君),1960年

玉帝,1960年

衣食住行

1935年,張光宇負責指導“實用美術圖案畫函授班”,巧妙設計“衣食住行”標志。在50年代初,張光宇設計全國民間工藝品展徽章標志時,將圖形分解為四個獨立圖標構成的“衣食住行”標志。他在繁忙的教學工作之余,同時做服裝設計、海報設計、裝幀設計、家具設計、舞臺美術與電影動畫設計等,蔚為大觀。1958年設計中央工藝美術學院標志“衣食住行”,參與《裝飾》雜志的創辦工作。

北京和平賓館綠彩描金“鴿云紋”中餐具,1952年 

燈具設計草圖

全國民間美術工藝品展徽章草圖,1953年

張光宇,屈原 嬋娟 服裝設計圖 25.4×26cm,1953年

P221《北京之春》壁畫稿

張光宇的創作正是中國早期現代城市文化的形象化呈現。他持之以恒地在整理傳統、理解當下的過程中進行本土化表達的探索,甚至對今天與未來的中國視覺形象的塑造依然具有重要的啟發意義。



文章來源:Art Horse 藝術馬


版權聲明:【除原創作品外,本平臺所使用的文章、圖片、視頻及音樂屬于原權利人所有,因客觀原因,或會存在不當使用的  情況,如,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內容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,或作者名稱及原始出處標注錯誤等情況,非惡意侵犯原權利人相關權益,敬請相關權利人諒解并與我們聯系及時處理,共同維護良好的網絡創作環境】

0條評論

少年中獎后辦了50年藝術雜志

壽含章 0評論 2021-01-03

藝術與設計祝各位讀者新年快樂!

藝術與設計 0評論 2021-01-01

時尚界泰斗皮爾·卡丹逝世!

林子 陳莉? 0評論 2020-12-30

法媒盤點疫情下法文旅產業倒退

中國駐法國大使館 0評論 2020-12-26
醉地av-醉地导航-醉地-醉地视频-祥仔导航-花街在线大片影院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